首页 财视 > 正文

通鼎互联两董事涉内幕交易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股价跌89%

一家公司除独立董事外有5名董事,其中2名董事同时涉嫌内幕交易,这让市场大感意外。

8月8日晚,通鼎互联(002491.SZ)发布公告称,8月5日,公司董事钱慧芳,董事兼副总经理、董事会秘书贺忠良收到证监会立案通知书,因其涉嫌内幕交易,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两名董事究竟是内幕交易自家公司股票、还是他家公司股票,目前尚无权威消息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二人均在通鼎互联任职达10年,而通鼎互联的股价波动幅度较大。2015年以来,股价累计跌幅已接近90%。

近几年,通鼎互联的经营业绩有些糟糕。2019年,受巨额资产减值等因素影响,公司巨亏超20亿元。今年上半年,借助处置资产等非经常性损益,公司才实现扭亏为盈。

通鼎互联还面临较大的财务压力。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虽然公司账面有10.6亿元资金,但短期债务超过32亿元,偿债压力不是一般大。

5名董事2名涉内幕交易

股价跌跌不休的通鼎互联,再受市场关注。

最新公告显示,一天之内,通鼎互联的两名董事收到证监会的立案通知书,其原因是涉内幕交易。这两名董事分别为钱慧芳、贺忠良。目前,贺忠良还担任公司副总经理、董秘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钱慧芳和贺忠良在通鼎互联任职时间较长。

通鼎互联于2010年10月21日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,而在2008年5月20日,钱慧芳就担任公司董事。2015年5月25日至2018年2月23日,钱慧芳还担任公司董事长。

1973年出生的钱慧芳除在通鼎互联任职外,目前还担任通鼎集团总经理、苏州通鼎房地产公司执行董事、江苏通鼎宽带有限公司董事、上海通际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、江苏吴江苏州湾大酒店有限公司监事等职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钱慧芳还是通鼎互联实际控制人沈小平的配偶。

另一位涉案董事贺忠良,1984年12月出生,贺忠良2008年5月至2011年5月任公司董事会秘书,此后一直任通鼎互联高管,2020年7月至今,任公司董事、董事会秘书、副总经理。除在通鼎互联任职外,2019年起,贺忠良还在多家公司担任董事或监事。

从两人的工作经历看,都属于通鼎互联的资深高管。奇怪的是,两名董事为何同时涉案?

目前,除了3名独立董事外,通鼎互联共有5名董事,除了钱慧芳和贺忠良外,另外三名为王家新、沈小平和陈飞,其中,王家新为公司董事长。

从已经披露的信息看,暂时不能判定钱慧芳、贺忠良究竟在哪家公司涉嫌内幕交易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通鼎互联的股价存在过大幅波动。

K线图显示,2015年1月16日,通鼎互联的股价为18.85元/股,次日,公司停牌重组,复牌后,股价连收18个涨停,股价最高达78.76元/股。此后,随着高送转实施后,股价不断下跌,到今年8月9日,股价为3.89元/股,2015年高价以来,股价累计下跌88.83%。

期间,股价也有过几次明显波动。2019年1月31日,公司股价最低为7.74元/股,当年3月13日,股价最高为12.58元/股,累计涨幅为62.53%。去年2月6日,其股价最低为5.12元/股,3月11日最高达7.41元/股,最大涨幅为44.73%。

随着证监会立案调查终结,钱慧芳、贺忠良两名董事的内幕交易或将曝光。

靠非经常性损益扭亏

二级市场上股价表现不佳,一定程度上是通鼎互联基本面的体现。近几年,通鼎互联的基本面有些糟糕。

通鼎互联成立于1999年,2010年10月21日登陆A股市场。当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.39亿元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(简称净利润)1.43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40.32%、70.30%。经过持续增长,到2013年,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分别为28.22亿元、2.18亿元。2014年,营业收入增长至30.31亿元,而净利润下滑至1.79亿元。随后三年,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持续增长,2017年,净利润达到5.95亿元,为迄今为止最好年度经营业绩。2018年,净利润为5.47亿元,同比下降8.13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扣非净利润)为4.19亿元,同比下降19.61%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推动通鼎互联经营业绩增长的是并购重组。

wind数据显示,2014年以来,通鼎互联相继向瑞翼信息、南京安讯、杭州数云、海四达、云创存储、通鼎宽带、百卓网络、微能科技等10多家公司发起收购。

正是这些并购标的业绩助力,使得通鼎互联经营业绩快速增长。然而,随着并购标的变脸,商誉减值,通鼎互联的经营业绩也开始变脸。

2017年,通鼎互联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完成收购的百卓网络,交易作价10.80亿元。交易对方承诺,2017年至2019年,百卓网络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900万元、1.37亿元、1.55亿元。实际情况是,2017年、2018年分别为1.01亿元、1.39亿元,均精准达标。2019年,其不仅未能达标,反而亏损4.22亿元。

并购标的业绩变脸,直接导致通鼎互联出现巨额亏损。2019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.39亿元,同比下降20.40%,净利润为亏损21.23亿元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这一年,通鼎互联也进行了一次财务大洗澡,计提存货跌价损失、固定资产减值损失、在建工程减值损失、无形资产减值损失、商誉减值损失合计达17.34亿元,其中,商誉减值9.19亿元。

2020年,通过处置资产产生投资收益3.45亿元等途径,通鼎互联实现扭亏为盈,净利润为0.44亿元,但扣非净利润为亏损3.47亿元。

今年一季度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.69亿元,同比下降5.41%,净利润、扣非净利润分别为-0.26亿元、-0.54亿元,均处于亏损状态。

根据业绩预告,今年上半年,通鼎互联已经盈利5500万元至7000万元,实现扭亏为盈。不过,扭亏为盈依旧是靠非经常性损益。因政府回购土地、处置长期股权投资资产、确认投资收益以及业绩补偿资产等合计增加非经常性损益金额约2.36亿元。

至此,2019年至今年上半年,公司扣非净利润表现为持续亏损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通鼎互联财务状况不佳。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0.60亿元,还有权益工具投资5.65亿元。而对应的短期借款高达30.05亿元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.80亿元,短期债务合计达32.85亿元,资金缺口较大。记者明鸿泽

精彩推送

电子游戏官网app_电子游戏网址app_电子娱乐游戏在线(官网推荐)